中山司法改造,让法官做好“审讯者”当起“义务人”_中山消息_南

2018-01-17 06:17

日前,中山市住建局出台《中山市物业服务行业诚信管理办法(试行)》,将物业服务企业不实行法院裁决、裁定等行动纳入诚信管理。这一政策的出台可追溯到中山市第一法院(以下简称“市一法院”)对一宗执行案件的高效办理。2017年7月,该院执行局工作人员前往碧堤湾畔小区开展执行工作遭受物管人员阻拦,执行法官随即对物管方作出罚款决定,通过二级审批制度,由院长直接审批,越日就投递罚款决定。随后,抗法人员担责、罚款到位、法院发出司法建议、住建部分采纳建议并出台新政策,一系列连锁反映在短期内高效实现。

通过二级审批高效办案只是近年来中山法院踊跃摸索司法改革的一个例证。近年来,在广东高院、中山市委、市人大、市政府等鼎力支撑下,中山法院积极落实各项司法改革任务,稳步推进司法责任制,同时对法官还权、赋责,让法官做好“审判者”,当起“责任人”;同时通过模式翻新缓解“案多人少”困难,获得改革的明显功效。

南方日报记者 何伟楠 通信员 李志金

二级审批为审判执行流程“瘦身”

去年,在一宗民事案件中,因被执行人梁某拒不履行生效民事判决书所断定的任务,市一法院依法对其名下碧堤湾畔小区内的房产强迫执行。在执行进程中,法院执行人员发明小区内门牌号与领土资源局房地产登记信息不符。2017年7月12日,执行人员前往管理该小区的物业服务公司考察取证。

在物业公司服务中央,执行人员出示证件及加盖公章的法院介绍信后,该公司工作人员刘某某等拒不帮助法院执行,歹意迁延、阻挠法院执行工作,并以证实身份为由向公安机关报警。但当公安人员到现场核实执行人员身份无误后,物业公司工作人员仍谢绝协助调取相干证据资料。执行法官随即决定对涉事物业公司罚款10万元。通过二级审批,执行法官开具的罚款决定书,由市一法院院长直接审批,次日,罚款决定书就送达该物管方。疾速审批,不仅加快案件的办理流程,也推动后续一系列连锁反响加快了过程。

2017年8月14日,中山市一法院向市住建局发出“(2017)中一法建第1号”司法提议书;11月17日,市住建局复函正式采用司法倡议;12月27日,该局正式印发订正后的《中山市物业服务行业诚信管理措施(试行)》。

二级审批轨制的要义是,“法律和司法解释、最高法院文件有明确规定由领导签发的,由承办者直报有权者决定,履行二级审批,删减审核环节。”

中山市一法院研讨室主任王念先容,实施二级审批制度,实际上正是法院对审判履行流程发展“瘦身”的有力举动。以往办案流程审核环节较多,导致案件办理时光长,效力低下,二级审批制度则是将案件办理的旁边审核环节精简,让审批工作能够一步达到“最高层”,实现案件的快审快办。

“二级审批制度既是审判工作流程的‘瘦身丸’,也是提升办案质效的‘加速器’。”王念表示。

剥离辅助事务让法官当好审判者

随着司法改革探索的深入推进,不仅司法审判工作流程在“瘦身”,作为审判者,法官们也在工作模式创新下逐渐“减负”。

市一法院办公大楼11楼的办公点,如今早已代替法官办公室,成为全院最繁忙的办公区域,民事审判服务小组的50多名工作人员,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分离从事录入、流转、送达、分案、归档等工作。他们不是法官,也不是书记员,在这里,他们的同一称呼是“审判服务人员”。实际上,他们是法院通过社会化服务外包雇用的第三方机构人员,他们的重要任务是用细分范畴的专业服务帮法官“减负”。

近五年来,中山市一法院的收案数始终以年均30%以上的涨幅连续增长,该院年均案件受理量已经连年位居全国基层法院前列,“案多人少”成为司法改革的最大难点。以往,法官均采用“大包大揽”“包案到底”的办案模式,法官一人不仅需要开庭审判,还要包揽案件送达、信息录入乃至庭审排期和记载、统计、归档等工作。法官工作操劳,且效率不高。在中山市中级法院的支持下,中山市第一法院提出集约化、社会化等措施。这种理念重新明确法官在审判工作中的定位:法官只要重点做好“审、判、写”三件事,其他审判辅助事务全体剥离出来,开展社会化服务外包,并实行集约化管理。

粗放化是指推动职员分类管理,构成法官?法官助理?审判服务团队的层级架构,除了审、判、写等中心审判事务,其余帮助性事务都分别出因由两个诉讼服务团队供给;社会化则是指合乎向社会力气购买服务政策的事务,都社会化购置。目前,中山市一法院已经对审判服务、速录、诉讼服务核心、档案收拾等58项工作实现社会化。

“分离司法审判的辅助性事务后,法官的办案量大幅增添。”中山市中级国民法院院长潘墀表现,集约化、社会化探索正在让法官重新回到审判岗位的中央,工作模式立异正在成为解放法官核心出产力的主要手腕。据统计,改革后的2015年、2016年,中山市一法院结案同比增22.13%、28.73%。2017年,结案56313件,同比增16.74%,法官人均结案达418件。办案品质上,2017年审限内结案率升至99.45%,生效案件改判发还重审率降至1.16‰。

开释权利让法官潜心审判、敢于担负

重新回归审判核心工作,法官面对的工作压力产生转移和变化。跟着司法改革的深刻推进,一线法官正在取得前所未有的审判权,与权力同时被下放的还有终身责任。

对市一法院民二庭庭长丁向娜来说,这两年需要她签发的案件越来越少,而需要她亲身休庭办理的案件连年增加。从前,作为治理着8名法官、三个审判团队的庭长,她较少直接办案,重要负责对团队法官办理案件进行把关审核;现在,在落实司法义务制的背景下,8名法官分辨对本人审理的案件独立签发,毕生负责,不再须要由她审核。女庭长穿上法袍,从新走上审判岗位。去年以来,丁向娜独破审讯、签发的案件已经到达288件。

落实审判责任制,恰是要把审判权还给法官,让法官一心做好“审判者”。同时,这象征着一线法官需要承当起更大的责任。

“依照司改前的工作流程和模式,略微庞杂或者标的额较大的案件,承方法官都会找庭长把关;当初则需要法官自己拿主张,独立裁定签发,自己终身负责。”丁向娜说,改革带来的变更不言而喻。改革前,案件审批要逐层往上走,消耗大批时间本钱;改革后,法官办案更快捷、更费事。另一方面,本来案件审批有逐层把关机制,这会让一线法官产生依附思维,不利于法官业务才能晋升,也轻易发生纰漏;现在,“独立负责制”“终身负责制”对法官的业务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目前,中山法院已经制定出台《对于树立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的实行计划》等一系列文件,明确权力边界跟权责清单,但凡法律和司法说明、最高法院文件没有明确划定的事项都由法官决议,确保法官独立裁判。院、庭领导对其不直接加入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不再审核签发,法院领导去行政化正在推进院、庭长办案常态化。

中山法院还制订《庭长、副庭长办案义务》等规章明白院长、庭长办案数目请求。以中山市第一法院为例,2014年,该院领导结案14宗;2017年,8080cc现场报码,该院引导结案880宗,是2014年的63倍。2014年,该院副庭长以上领导结案10181宗;到2017年,该院副庭长以上领导结案19321宗,翻了近一番。

2017年,中山法院直接由主审法官、合议庭裁判的案件占案件总数的99%以上,也就是说,绝大多数案件由法官直接签发,只有不足1%的案件会提交审判委员会探讨,这个数字较改造前大幅降落。

相关的主题文章: